验证码:

内容

青岛港金属贸易融资骗贷案
时间:2014-07-16 16:50????来源:????点击:次

?

6月2日,路透社援引有关人士“中国青岛港因调查案件暂停金属铝和铜的运出”的消息,揭开了青岛港金属贸易融资骗贷案风波的序幕。贸易融资骗贷,就是贸易商将同一批货,开具出不同的仓单,用“一女多嫁”的手段向银行骗取贷款。随着该案的持续发酵,涉案金额不断扩大,多家企业和银行牵涉其中,有色金属贸易融资将何去何从……

?

青岛港融资骗贷案发以来全回顾

6月2日,路透悉尼消息,贸易和仓储方面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国青岛港因调查案件暂停金属铝和铜的运出,令提供金属融资的银行人士和贸易公司感到担忧,并打击本已低迷的铁矿石市场。

6月3日,英国《金属导报》(Metal Bulletin)报道称,青岛港上周开始专项检查,调查通过重复质押仓储收据获取贸易融资的行为。

6月4日,青岛港务局出面辟谣,表示目前青岛港的各项运转正常。但承认有关集团或司法部门对融资骗贷进行专项调查或有其事。

6月4日,新华社报导,青岛港正在调查铁矿石仓单是否被用于重复质押从不同银行骗取贷款,调查重点在一家持有铁矿石仓单的贸易商身上。

6月4日,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物流供应商GKE Corporation警告股东,正在“评估针对旗下合资企业GKE Metal Logistics所进行调查带来的潜在影响”。全球大宗商品贸易商路易达孚持有GKE Metal的51%股权。

6月5日,有消息证实此次调查是针对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四家不同的仓储公司分别出具仓单,然后利用银行信息不对称的漏洞,去不同银行重复质押,实际的银行贷款敞口超过10亿元,其中仓单与实际仓库有缺口,涉及10万吨氧化铝和两三千吨铜。

6月5日晚,南非标准银行在一份声明中称,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青岛港潜在的违规行为,但是目前还无法完全确定具体的损失额。该行为第一家承认蒙受损失的银行。

6月6日,渣打银行叫停针对部分中国新客户的金属融资业务。一位渣打银行客户被告知,该行已经对新客户暂停“库存质押融资”。现有客户质押到期之后,也不会获得展期。同日,有消息称,至少有一家西方银行正审核铜铝等融资敞口,而一家国有银行已经从总部派遣一支团队赶赴青岛,专职调查融资问题。

6月6日,因银行和贸易商对该港口金属融资调查事件采取预防措施,部分滞留在中国青岛港的铜船货被运往监管更严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仓库。一位实货交易商估计,从青岛港出发的装有1-2万吨铜货的船舶或将在未来几周抵达LME韩国仓库。

6月9日,中国青岛港大港保税仓库已被关闭,该地的金属交割暂停,目前正值当局对铜、铝和氧化铝融资欺诈进行调查。

6月10日,渣打银行承认在中国的大宗商品融资方面存在问题,该公司正密切关注形势,没有撤出中国的大宗商品融资业务。

6月11日,包括渣打银行和南非标准银行在内的至少两家在中国开展大宗商品融资业务的全球性银行已经要求他们的部分客户将作为抵押品的铜和铝转移至运营商直接拥有的仓库,而非第三方租赁的仓库。同日,部分金属的拥有者试图将其手中的金属库存从大陆迁移到有LME执照的金属仓库中去,韩国和台湾的此类仓库距离青岛港最近,能够节约运输成本。

6月18日,中信资源公布公告称,公司获悉青岛法院在执行公司所取得的查封令时,未能对存放在青岛港约12.34万公吨氧化铝进行查封。此前,6月3日,中信资源就存放于青岛港的氧化铝和电解铜向青岛法院申请并取得查封令。6月9日,中信资源发布公告称,部分在青岛港的铝及铜产品接受调查,有可能影响集团。

涉案单位及金额

中信资源。中信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于1997年在百慕大注册成立,股份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于2004年3月成为公司主要控股股东,目前间接持有本公司约59.4%权益。公司主要业务包括石油及煤的开采、发展及生产;进出口大宗商品,以及铝、锰的投资。6月10日,中信资源承认自己是报案者,而报案时间是5月30日。

青岛港。我国第三大外贸口岸,主要从事集装箱、原油、铁矿石、煤炭、粮食等各类进出口货物的装卸、储存、中转、分拨等物流服务和国际客运服务。其中,2013年完成货物吞吐量4.5亿吨,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552万标准箱。进口原油吞吐量居中国港口第一位。运营青岛大港港区、前湾港区、黄岛油港区和董家口港区等四大港区,拥有可停靠当前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金属矿石船及油轮的专用码头。 2014年6月6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5月31日,青岛港大港分公司接到公安机关的函件,称其正在调查一宗欺诈案件,涉及一名货主以第三方货运代理的名义储存于大港分公司的若干铝及铜产品。涉事企业为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

18家中资银行。青岛港金属贸易融资“骗贷”金额或刷新历史纪录,在青岛18家中资商业银行集体卷入其中。目前,在青岛乃至全国银行业都“风声鹤唳”,银行对此无一不讳莫如深。涉案的中资银行有:工商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进出口银行、河北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恒丰银行、农业银行、日照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华夏银行、潍坊银行、建设银行、威海银行、光大银行、齐鲁银行。除了中资银行外,涉及的还有南非标准银行、渣打银行、巴克莱银行花旗集团、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外贸银行等。

160亿元。仅“德正资源”及其关联公司在18家银行贷款金额就超160亿元。风险正在暴露,而这个数字可能还将继续增加。涉案的18家银行中除了工行、交行、民生、进出口银行和河北银行外,其他13家银行目前已经向法院起诉,相关贷款总额已近52亿元。在上述13家银行中,涉案金额最大的是中国银行,贷款约为20亿元,仅目前已经立案的金额可能就接近13.44亿元。中信银行青岛分行的立案金额约为5.8亿元,恒丰银行青岛分行约5.6亿元,农行仅青岛市南第三支行就有约4.7亿元,日照银行约4.1亿元,兴业银行3.1亿元,招商银行3.07亿元,华夏银行2.7亿元,潍坊银行约2.44亿元,建行青岛四方支行约2.38亿元,威海银行约2亿元,光大银行约1.76亿元,齐鲁银行6352万元。

“德正系”陈鸿基。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德诚”),总部设于青岛,主要经营铝土矿、氧化铝以及一些铜精矿进口,法定代表人为陈基隆。德正资源是德诚矿业的母公司,董事长陈基鸿。德正集团网站显示,公司参与投资的项目包括内蒙古霍煤鸿骏铝电有限公司、中电投霍林河煤电集团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化隆先奇铝业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鄂尔多斯鸿骏投资有限公司等。

陈基鸿生于广东汕头,不到20岁就创立了一家运输公司,1990年开始专门从事金属贸易。1993年,他在青海创立了从事铝电解的化隆先奇铝业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西部矿业增发,湖北鸿骏投资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数甚至高于作为高盛影子公司的东风实业公司,而鸿骏的幕后操盘手即是陈基鸿。数年后西部矿业入股青海银行,鸿骏公司同样如法炮制如影随形。2004年,吉林省国有大型一档企业吉林铝业宣布破产,随后该企业员工不断上告,认为企业6亿固定资产和27万平米土地使用权被以招商引资名义3000万低价售予青岛鸿骏公司,两年后青岛鸿骏又将原吉林铝业的动产和不动产出售卖现至少3亿元。青岛鸿骏老板,依然是陈基鸿。以鸿骏或德正的名义,陈基鸿场面越做越大。在广东,由其持股49%的德润投资的合作伙伴,是山西唯一拥有出口内销双通道的大型国企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持股51%);在甘肃白银市,其投资的煤铝电一体化项目涉及资金即达百亿;在内蒙,鄂尔多斯鸿骏不仅搭上中电投这般实力派央企,又以各一半股权联手当地最着名的鄂尔多斯集团,两家公司四年前即共同宣布投资30亿美元予柬埔寨的电力和矿业勘探项目。

2014年4月,陈基鸿因案涉西部矿业前董事长毛小兵案被调查。

影响几何?

涉案的融资铜和铝的具体操作手法与前两年盛行的钢贸重复质押如出一辙——作为第三方的仓储公司与企业相互勾结,甚至串通银行放贷人员,针对同一批货物,开具多张仓单,然后企业分头去找不同银行质押骗取多笔贷款。但这种重复质押融资的操作手法与此前市场广泛关注的贸易融资有所不同。重复质押融资是企业以同一批货物的货权,在不同的银行获得贷款,而贸易融资是企业通过国内银行开具远期信用证,拿货后迅速脱手套现,从而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窗口使用这笔资金。

铜融资规模缩小加速铜价下跌 。据了解,目前国内保税区铜库存预计为80多万吨,其中上海保税区为70多万吨,而青岛、广东保税区为10多万吨。可以看到青岛港的铜库存并不是很大,但是仓单重复质押问题可能也会存在于其它保税区这一想法并不是毫无道理的,中国市场太缺资金,难保上海广东就没有商家以仓单重复质押骗取贷款。这种想法使市场相当恐慌,引起铜融资规模的缩小或业务的中断,将导致曾一度被融资锁定的库存遭“解锁”,库存释放将显着增加铜供应,加速铜价下跌。当然该案件只是导火索,而铜能够实现下跌的深层次原因仍旧是中国经济的疲弱。

终结中国大宗商品贸易融资的时机已到。路透社专栏作家指出,中国多家银行和交易商正在紧急核查中国青岛港金属仓单质押确切情况,这场风波应有助于迅速中止使用大宗商品作为信用工具的作法。过去几年来,中国金属市场一个众所周知的黑洞,就是进口金属作为抵押品,取得融资投入更高收益资产,比如建筑业。这在铜市中最为明显,铁矿石、黄金、大豆以及其他商品也都受到了影响,由此建立了所谓黑暗库存,也就是持有目的与供需基本面无关的库存。本周传出多家银行和交易商都在盘查青岛港金属贸易融资的曝险,担心发生仓单重复质押骗贷情况。这意味着同一批金属仓单可能有一个以上的持有人,可能发生贷款违约和复杂的法律问题。当局尚未证实展开调查,但现在看来,若有任何骗贷行为,更有可能促使政府进一步打击影子银行。对于实货大宗商品而言,对于贸易融资的担忧升温,意味着中国市场可能短期内受到干扰,尤其是如果发生贱售库存求现的情况。这可能会影响进口几个月,但随着库存压力缓解,市场应当更真实地反映供需情况。

加速融资贸易去杠杆。中国地质矿业(香港)有色金属部总经理薛宝庆表示,该事件对有色金属的融资贸易影响深远,料推动大宗商品融资的去杠杆进程,但对铜市则更多是短期和心理层面的影响,中长期没有任何影响。短期来看,拥有金属仓单的贸易商和银行的变现需求增加,可能增加铜现货供应,利空铜价,更将推动延续近十年的有色金属融资贸易加速收缩。青岛港口金属融资欺诈事件引发的恐慌正在蔓延,业界担心融资欺诈问题不仅仅存在于青岛港发生问题的仓单,可能其他港口也会存在,这一事件的影响范围和深度可能将大为扩展。但薛宝庆认为,占中国进口铜库存八成以上的上海港保税区的金融监管和金融环境良好,保税区有色金属仓单造假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认为,仓单问题的实质是仓库问题,可能是仓库与融资商勾结,或者是仓库的监管力度不足。不过,仓单造假对基本面没有影响,但对铜价的偏空影响会持续一段时间。

第三方质押信息平台或将退出。从华东钢贸危机到青岛港融资骗贷事件,问题的症结在于缺乏第三方机构介入的有效监管。对此,上海在今年3月上线运行了银行业动产质押信息平台。作为全国首创的动产质押信息服务平台,该平台以钢材质押为切入点,辐射各类动产质押业务。平台将SAAS、云计算、实时监控等技术融入仓库监管、货物监控、仓单管理、信息发布等动产质押融资管理各项流程之中,对仓库、质押物进行严密监管,解决了银行之前遇到的虚假仓单和重复质押等问题,有效降低了融资风险。而首家全国性物流金融服务平台也于6月15日上线。该平台得到中国银行(行情,问诊)业协会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联合支持,旨在化解重复质押风险。银监会相关负责人称,该平台具有两个作用,一是信息公示,银行可以查询到财产质押情况;二是排序,发生经济纠纷的时候,优先满足第一家公示动产质押的银行。

河南有色金属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 豫ICP备11005807号-1

咨询电话:0371-63682351 技术支持:www.hnnm.cn

服务热线:0371-63682351 传真:0371 - 63682351